• 视力保护色:
  • 字体:[ ]

最尊荣的人生

发表时间: 2020-06-05 10:01
许雅静

    大学时候,有位老师曾说,如果你现在没什么学习动力,就去群光(某百货商场)的一楼逛一逛,看看你买得起几样东西。

曾经也对这句话深以为然,我们现在努力的学习,不就是为了得到一份更好的工作吗?有一份更丰厚的薪水,可以拥有更多,得到最好的物质享受吗?

十年前去逛那些商场,那些陈设在柜台里面华丽的首饰、名贵的手表、精致的香水、优雅的衣服,曾经让过去的我们羡艳和迷醉,那些昂贵的价格,也曾是刺激自己奋发努力的动力:

“有朝一日,我要毫不费力的拥有它们!”

今时今日,再去逛这些地方,却已经显得多余和毫无必要。那些精致华丽的物品,依然璀璨生辉的摆在那里,可能代表着某种更有品味、品质更高的生活。可是对我们普通人来说,它可能就是一种干扰你生活的平静、引诱你走向无尽欲望深谷的潘多拉魔盒。

看看货架上那些美丽又昂贵的货物,的确值得人们在它跟前驻足几分,欣赏它的美丽,幻想着带上它们,能给自己带来的尊贵和光彩。

但回到现实中,那高昂的价格,又让人望而却步:一件品牌西服,质料不凡、裁剪得体,穿上去恰如量身定制一般,但看看价格,竟高达五位数。不去逛逛这些,都不会发觉自己有多么贫穷,真如那句话: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。

但是,真的有需要去感受这种“刺激”吗?真的有必要去拥有这些物品吗?

还在短短两个月以前,我们全被疫情困在家中,不能外出,取消娱乐,没有购物、大餐、聚会中的任何一项,甚至连网购也不行:因为快递停运。这么多年来,我们第一次非自愿的进入一种极简的生活状态中。听起来好像让人抓狂,但是,经过这两三个月的“极简”生活,我们好像也并没有如想象中的那样“抓狂”和无所适从,正相反,我们解放了自己。

 因为只能深居简出,仅仅只能定时去社区采购一些生活必需品,所以在疫情期间,大家都俭省了很多,省去了很多花销,我们最后发现,都是非必要的花销。

当这些非必要花销逐渐削减下来时,我们发现,生活并没有因此变得麻烦、短缺或者困顿,反而变得简单和轻松很多。拥有的少了,反而觉得更快乐。

前几年,我曾一度通过购物排解负能量,纾解不良的情绪,虽说买时一时爽,可是当后期拥有那些超过需求量的衣物、包包、鞋子时,面对它们,我只感到焦虑和烦躁。

拥有过多,不也是对人的消耗吗?当外在物质越来越充裕了,内心却并没感到应该有的满足和快乐,恰恰相反,只觉平添许多负担,让人如负重荷。当我在追求物欲的享受时,内心世界也逐渐荒芜起来,杂草丛生。当我渐渐意识到这一点,并开始有意的节制自己,生活随之慢慢变的俭省起来。后来,当身外之物越来越少时,我却如释重负,感到难以言喻的轻松和自在。我逐渐明白了这个道理:对物欲的追求犹如一道枷锁,困住了我的心;又如一片尘雾,让人如坠入昏黄暮霭里,让真心蒙尘、使本心迷惑。

在审计系统的这几年,我身边的审计人,他们给我的印象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:朴实无华。他们之中,没有人穿华丽的衣服,拎名牌的包包,或者进出豪车、出手阔绰。他们生活简朴、形象朴素,他们是千千万万个基层工作者中的那一名,和社会上那些光鲜亮丽、一呼百应的人物相比,他们实在是太不起眼,太过普通和平凡。但是,衡量一个人是否真正值得别人尊敬,真的是看他拥有了多少,享受了多少吗?难道不是看他为别人付出了多少,这一生过后,他又留下了什么?

一辈子扎根大山,为乡村教育事业倾注全部心血的优秀教师张桂梅、将青春热血奉献给纺织事业的湖北省十九大代表、优秀纺织女工仰媛媛、还有我们审计系统的“破案”专家,全国优秀公务员姜鹏飞,他们这样的人,既不是社会名流、也不是耀眼的明星、更不是权贵阶层,但是,我却打心眼里钦佩他们。他们这一辈子,匍匐在普普通通的基层岗位上,不论外界怎样喧嚣,他们只专注于眼前事、心中事、手中活,认认真真、踏踏实实干好每一天,并且在自己的一方领域内,把自身的所知、所思、所想发挥到极致,在普通的岗位上创出了一片辉煌。

    在他们走上神圣殿堂的那一刻,他们依旧衣着朴素,笑容无华,但是人民却给他们佩上金黄灿灿的勋章,致以最崇高的敬意,这样的人生,才是值得我们夸赞的,才是我们真正应该去向往和追求的!

扫描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