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视力保护色:
  • 字体:[ ]

伍家山的伐木人

发表时间: 2020-07-27 10:36
涂畅

记得那是一个十二月干冷干冷的日子,和母亲一起去游览冬日的伍家山(注:伍家山为笔者家乡某小镇的一座山)。

如果你习惯了都市的繁华,如果你习惯了春夏秋三个季节大自然的丰富变化,层林尽染,色彩绚烂,你会及其不适应冬日的伍家山——整个主色调是黑黑乌乌的,凛冽的风吹过来,几只老鸦飞过,旧俄时代作家譬如契诃夫笔下小说中的场景仿佛复活了。

在那里,我见到了几个伐木人。他们穿着被树枝磨破的衣裳,坐在树的旁边,用锯子把树往开阔处伐着。在这个过程中,隐约好像可以听到“嘿哟嘿哟”的劳动号子。结合前面的背景环境,让人仿佛不是置身于21世纪,而是回到了19世纪。

我的第一个感叹是,19世纪的喟叹从未过时。他们就是我的同胞,他们就是我的兄弟,伟大而光荣的工人阶级。

我的第二个感叹是,每个人,都有自己需要伐的“树木”。是的,时代、科技在进步,但我们的生命中,根本是不会动摇的,总有一些东西,需要自己用最原始的方式解决,就像树木之于伐木人一样。

那么,我的树木是什么呢?

可能待我走遍万水千山,才找得到完整的森林。可在生命闪着微光的缝隙里,我已经发现了树木,并且靠自己伐了一些,有苦有甜。

永远是磅礴的,没有小清新的精致动人。

永远是苍白荒凉的,没有枝繁叶茂季节的层层诗意。

永远是直指人心的,直面生命的本质,让生活和自己迎头撞上。

他们,是伍家山的伐木人。

我,是自己生命的伐木人。

而你,也应该去寻找森林,寻找树木,真正找到属于自己的,生命的底色,来唱出生命动人的歌。


扫描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