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视力保护色:
  • 字体:[ ]

一份合同牵出的财务监管漏洞

发表时间: 2020-11-25 15:26

2019年孝感市审计局在对某开发区进行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中,关注内控制度的建立健全和落实情况,拨开层层迷雾,抓住关键线索,通过内查外调,查出L司法所所长D某挪用公款4.5万元,目前该局已将该线索移交给相关部门。

一份合同现疑点

20183月开发区支付L司法所3名聘用人员2018年度社区矫正专职工作者报酬5.4万元,查阅支出后面所附聘用合同,为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,自201431日至2019228日,工资标准为每人每月1000元,3个人一年应付3.60万元,实付5.4万元,多付1.80万元。D某解释前几年经费不足,报酬支付不到位,1.8万元用于补付前几年报酬。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?

内控缺失定重点

L司法所位于某乡镇,其司法经费纳入某开发区预算。司法所工作人员名义上有2人,因各种原因长期在岗的只有D某。因此所有司法业务、财务报账等均由D某经办,无人监督,内控制度存在明显漏洞。查看司法所2015年至2018年预决算资料,实际支出数与预算数完全一致,甚至明细都完全相同,这在实际工作中是很难做到的,审计人员心中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。而在与该区分管领导的座谈中,他们却对此不以为然,认为司法经费体量不大,一年总共也就八九万元,在该区预算中只能算九牛一毛,构不成大问题。以上情况表明,司法经费不受重视,内控制度薄弱,资金监管不严,存在重大风险隐患,支出真实性有待查证。审计组决定将司法经费作为重点突破口。

数据分析聚焦点

审计人员将近4年的司法经费做了一个明细表,表上列明了每项业务的时间、内容、支付对象等。对明细表进行分析发现,司法经费主要包括印刷费和社区矫正报酬两大块,印刷都是由S印刷厂承担(该企业为国企),报酬支出每年的金额都不一样,但所附合同为同一份合同,很明显,司法所支出很随意,并未按合同执行。

那么2018年报酬支出是否含有以前年度少付的部分呢?审计人员决定算总账,向前延伸到合同开始时间2014年。汇总20142018年的支出,发现5年的报酬支出合计数与聘用合同大体相符。但是这5年的印刷费22.68万元,有3笔(分别为2.25万元、2.9万元、1.6万元)共计6.75万元转到了D某个人账户,这6.75万元究竟支付到了企业没有呢?除此之外,是否还有其他的公款转到D某个人账户呢?

外部调查明真相

带着疑问审计人员到银行进行外调,取得了近几年D某个人账户流水。逐笔核查收支,收入中未发现有其他公款转入,支出中有一笔2.25万元转到了S印刷厂,其余都是提取现金,无法判断另外两笔共4.5万元是否支付到企业。

审计组决定到S印刷厂作进一步调查。审计人员将司法所的所有印刷费逐笔同印刷厂进行核对,发现2014年的两笔印刷费(2.9万元、1.6万元)在印刷厂账簿上无记录。经进一步询问,企业拿出了发票复印件,表示原件已交税务局核销,因未收到上述印刷费,所以未记账。至此真相大白,2014D某挪用公款4.5万元到个人账户,直到2019年仍未支付给S印刷厂。

审计组马不停蹄找来D某谈话核实情况,在铁的证据面前,D某终于承认了挪用印刷费4.5万元的事实。


扫描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