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视力保护色:
  • 字体:[ ]

风雨中的守望者

发表时间: 2020-07-09 10:18
杨琛

大雨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了,才下午三点,外面已经显黑了,村会议室里面传来浑厚的声音:“这29个到北京务工的老乡,我们下午必须弄清楚他们现在的情况,包括住的地方,身体状况,叮嘱他们近期一定要做好自身防护,减少不必要的外出,有问题随时跟我们联系。这样我们四个人分成2组,请村里也派一个人一起,我们现在就逐一到户了解情况,杨琛,你负责其中9个,另外到卢管街上。要求所有的诊所、超市、餐饮必须申请场所码,并做好防控相关的准备。”坐在一旁的我,心情忐忑,望着窗外止不住的雨水,不禁想起几个月前的那一场雨,那是正月里的一场大雨。

正月里的这场雨,仿佛急着给这个没怎么下雪的冬天画上一个句号,下的如此急促,就像这个突然被按下暂停键的世界。卢管街上十字路口印有“救灾”的帐篷,如同惊涛骇浪中的灯塔,孤独地点亮长夜。远处传来零星的鞭炮声,给本就不喜庆的春节更添几分凄然。

被村民亲切称为“涂胖子”的驻村工作队长,双手拢袖,正在帐篷前的伞下蹦跳着取暖。帐篷里,两名志愿者并坐在一张床上聊着天。朱海峰抱怨着自己婚礼被迫取消,旁边的梅东山正在宽慰他。当提到奋斗在前线的医务工作者时,朱海峰才略带羞愧的沉默了下来。一掀门帘,涂胖子走了进来道:“都十二点了你们两个早点睡,明天白天还要巡逻呢。”梅东山扫视了一下帐篷里面说:“这就两张床,我们睡了你怎么办?”涂队长踢了踢床脚笑道:“就这九十公分的床,还没有我肩膀宽。躺在上面床不发慌,我心里还发慌哩。你们俩就踏踏实实睡,有事再叫你们。”也不再听他们说什么,涂队长把帘子的拉链拉上了。据涂队长说,那夜的雨下到了凌晨4点25分。

沉闷的鞭炮惊醒了晓梦。梅东山打着哈欠从帐篷里面出来。搓了搓脸看见旁边正在吃泡面的涂队长。“哟,醒啦!”用胳膊肘指了指旁边的两碗泡面,涂队长继续说道:“水不够开,但也还凑合。赶紧吃,吃完去趟蔡刘湾。昨晚陈银平“走”了,刚刚那是报丧的鞭炮,得赶紧去看看。”胡乱对付了几口,二人便赶往蔡刘湾。

灵堂布置的很简单。由于天还没亮,屋内只有家属披麻跪在灵柩旁。涂队长并未入门,在门口施礼后,将陈银平的儿子陈凯叫了出来。“节哀。”说完涂队长又对屋内跪着的家属鞠了一躬。回过头来望着陈凯,他轻声说道:“你也别太伤心,老爷子94已经是高寿了。再说这半年基本上都是躺在床上的,你们做子女照顾的好,也尽了孝。家里这两年也是越过越好,几个孙子也成器,老爷子走的也算是无牵无挂。”

陈凯擦了擦眼泪,点头称是。涂队长继续说道:“现在是特殊时期,你还得跟亲朋好友说一说,就不要来凭吊了。”陈凯先是愣了愣,沉默片刻后,问道“自家兄弟也不行么?”涂队长摇了摇头。“但是这治丧这么多事,有的我们也不能做啊。”涂队长知道他说的是什么“那这样,我过会跟三爹爹还有柱子叔说一声,让他们两个过来帮忙,三爹爹懂规矩,你们三家挨在一起又没有返乡人员,他们俩也不是你本家。你看这样行不行。”陈凯戚戚然道:“也只能这样了。”寒暄一阵后,二人骑车准备离开。正碰见村里的低保户梅四毛隔老远往这边赶,便喊道:“四毛,别在外面瞎转,快回去。”梅四毛扯了扯口罩说:“我去祭我二叔公,怎么!不让去么?”梅东山立即接着话说道:“不行,特殊时期,都必须居家隔离。”梅四毛双手叉腰,眼睛一瞪喝到:“我说你这娃儿,怎么一点事都不懂,死者为大。哪家死了人,不是大伙帮忙张罗。不说别的,你爸死的时候,还是我去帮忙烧水倒的茶。咋地,那时候小,不记事?”梅东山脸色一阵红一阵白,半天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正在这时,听到声音的陈凯赶了过来。对着梅四毛就是一顿痛骂“臭小子,皮又痒了不是?犯什么浑。刚说你小子这半年有点长进,房子帮你改了,养殖技术给你培训了,人也勤快了不少。上个月还跟我说想入党。上级政策都不执行,我给你当个屁的入党介绍人。”说完还直喘粗气,显然是气得不轻。梅四毛马上谄笑道:“我这不是来祭我二叔公么。” “还不快滚回去好好待着,要祭等疫情过后。”陈凯摆了摆手。梅四毛只得悻悻离开。涂队长冲陈凯点了点头,和梅东山骑着电动车离开了。

没过多久,他载着两箱香烛纸钱,返回陈凯家。并告诉他“这几天有什么要买的东西,直接跟我联系。殡仪馆那边也帮你们联系好了,后天老爷子“上山”的时候我再过来。”说完便离开了。

卢管村精准扶贫驻村工作队,1月26日全员到村疫情防控工作,就地转为疫情防控工作队,和村两委一起担起全村3700多人本地户籍和1100多外地户籍群众的疫情防控和生活保障,54天吃住在村。工作队主要负责对重点区域返回人员的体温监测、24小时卡口值班、疫情防控政策宣传、森林防火、群众生活物资集中采购及分发等等,截止到3月20日休整时,4人小队,全员参与24小时卡口值班,负责对全村370多名重点区域返回人员的体温监测、流动宣传车总里程3700多公里,扑灭火情30多起,印发疫情防控传单7000多份、代购生活物资70多万元,而驻点村除一例输入性确诊病例外,无一例本地病例。工作队和村两委一道全程参与对输入性病例从发病、送诊、确诊、流行性病调查,到涉及区域和人员的隔离,确诊病例治愈后续核酸检测、生活物资保障、捐赠物资发放等工作。

热干面终于上了餐桌,炒冷面刚进锅、炸酱面就来了,作为一支不走的工作队,我们又一次担起了责任,面对未知,我们有信心面对,也有足够的力量去战胜它。


扫描分享